当前位置:chinatrans.com搞笑照张相真难
照张相真难
2022-07-20

按理说,退休拿养老金是天经地义的事。但就是有人钻空子,老人死了,还冒领养老金。所以便有了“活检”一说。所谓活检,就是受检者按要求,证明自己还活着。证明了,养老金就按时按数打进卡里;证明不了,养老金就停了。

冯林是个退休工人,他原在千里之外的城市工作,退休后回到家乡养老。他所在的单位便年年要求活检,为防止有人作弊,活检的方式更是年年翻新。前年的方式是让受检者高举右手,像领导人检阅的样子;去年是让受检者拿当年当月当日的老年报;今年更复杂了,要当事人用手扶着当地乡政府的牌子照相。

这让冯林有些为难,因为他去年患过脑梗,腿脚很不灵便,行动起来非常困难。但不按要求寄照片去,自己就算已经作古。再怎么说,忍受痛苦也比被认为作古强,冯林就决定让儿子用农用车,将他拉到乡政府的大门口去照。

但到了那里,儿子小冯照相机还没打开,门卫就跑来呵斥:“这里不许拍照!”

小冯说:“咋不能拍照?又不是军事禁区。”

门卫说:“不是军事禁区,但是政务要地,不准拍照。你看旁边明文标着的!”

小冯一看,乡政府门口果然有个木牌,写着:政务要地,严禁拍照。按说,乡政府大门不应标这。但是去年有人上访,被堵在门外不准进院,有人拍了照片寄到报社,造成了很坏的影响。为杜绝这类事件再次发生,乡领导就让办公室钉了这样的牌子,并要求门卫严格监视。

冯林赶紧对门卫解释,说拍照是为了证明自己活着,没恶意。

但门卫不听,还说自己家里穷,这份工作对自己很重要,希望冯林父子配合。

小冯又赔着笑脸说:“不在政府门前照,借走牌子,在别处照行不行?”

门卫一听火了,瞪着铜铃大的眼睛说:“什么?乡政府的牌子是能随便借的?你的头能借不?要能借,就把牌子借给你!”

冯林看没法说通,就让儿子和原单位联系,看能不能通融通融,用其它办法证明自己还活着。

接电话的是办公室小刘,她认识冯林,就说:“冯师傅,你就是现在站在我身边,也证明不了你活着,因为我说了不算啊。和当地乡政府的牌子照相,是上边统一定的,你的照片来了以后,要贴在鉴定表上,工会初审,签注意见,报到人事部,人事部二审,签注意见,最后呈给总经理,要通过不少环节呐,你还是在当地想想办法吧。”

小冯一听,看来还得另想办法。他有个表哥是做小生意的,走南闯北见过世面,外号智多星。这天他来走动,听了这情况,就给小冯出主意说:“你到乡政府门前,站远点偷偷给牌子拍张照,再拿张你父亲的照片,让照相馆把两张照片合成一下,不就行了?”

小冯一听有道理,就先偷照了牌子的照片,然后拿着父亲的照片,跑到县城让照相馆合成。

在一家照相馆,小冯拿出照片一说目的,老板坚决不干,说去年有人拿来两张照片合成,他没注意就做了。没想到,其中有一张照片是偷拍的县委书记。结果那人拿着照片搞诈骗,说县委书记是他舅。最后追查到照相馆身上,还罚了他们三千块呢。

小冯只好另找了一家照相馆,这次他学乖了,一进去就说,父亲原是乡里面的领导,现在不能动了,想合成个照片留念。老板审视半天,说:“到底是老干部,看穿得多朴素。好,我帮你做。”

照片拿回来,父子俩一看,还挺像回事的,便高高兴兴地寄走,等回音了。可是等了一个月,冯林养老卡里的养老金却停了。刚开始,他们还以为是养老金改成两个月一发了呢,可是直到第三个月,卡里依旧没有进钱。两人坐不住了,就往单位打电话。

这回,是单位工会金主席接的电话。小冯就说了父亲养老金的事。

金主席说,你父亲不是已经去世了吗?小冯说没有,活得好好的,一顿能喝两大碗粥呢。

金主席便说:“不对吧,上次寄来的活检照片,一下就被看出是合成的,判了个—按去世处理。上级领导还说了,等子女来算丧葬抚慰金的时候,要好好批评一下。”

小冯急得都快哭了,他说:“金主席,我爹真的还活着,一天都没死……”说完就把电话给了冯林。

金主席和冯林聊了几句,又考虑了一会儿,便说:“那好,我相信你们。还是抓紧时间弄个符合标准的照片过来,我给领导再打个招呼。”

小冯赶忙又把表哥喊来商量办法。智多星见自己出的主意办砸了,就说:“这些家伙眼真够贼的。这样吧,这次咱不合成,到县城,找家广告公司,依照片上的原样,制作一个一模一样的牌子,扛回家来照个像样的。”

小冯就又拿着乡政府牌子的照片赶到县城,对广告公司的老板说:原样做这个,要做得不走样。

老板以为他是乡政府的工作人员,便说:“你三天后来取吧,绝对做得和老牌子一模一样。”三天后,小冯开着他的旧农用专车,将牌子弄回了家。

见有了牌子,冯林也很高兴。但新的难题又来了,在哪里照呢?总得找个像机关样子的地方吧。

小冯很快想到了村口的学校。于是,他带着牌子,扶着冯林来到学校门口。

学生们见小冯搬着块乡政府的牌子,往学校门口竖,都很奇怪,将冯林父子团团围住,问说:“怎么?学校要改成乡政府了,那我们去哪里上学呢?”这么一闹,吓得冯林赶紧让儿子回家。

回到家,小冯在自家院门旁一面整洁些的墙上把牌子钉好,让父亲站在旁边,露出笑容。但冯林总是笑不好,笑得像哭一样。

小冯便说:“您得笑得自然些,不然照片寄过去,领导会担心的!”

最后,照片总算照好了。小冯将父亲的照片寄走,提心吊胆地等,生怕有人看出破绽。这一日,他忽然发现父亲卡里进钱了,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。令他不解的是,这次比过去多打进了300元。后来才知道,是原单位的领导见照片上牌子后的墙很破旧,就想,乡政府还那么破旧,冯家就更不用说了。领导起了恻隐之心,就让人从单位福利费里拿出300元,随同养老金一起打进来了。

不久,有趣的事又发生了,那一天早晨,乡政府门前的牌子不见了。

这可是个大事,乡派出所全体出动找牌子。根据各种线索,冯家成为重点怀疑对象。派出所来检查,不仅搜出了牌子,还找到了好几张冯林和牌子的合影,真可谓是“人赃俱获”。父子二人被带到了乡里。

但经辨认,搜来的牌子却不是乡政府丢失的牌子。尽管如此,乡里的领导还是不放冯家父子,认为他们私做牌子,问题严重,必须彻查!此事作为奇闻传到县里,县长感到奇怪,就亲自来调查。

冯林流着眼泪说了整件事情的原因和经过。

县长听了,面对冯林,鞠了一躬,说:“老人家,我向您道歉,您受委屈了。”然后,他转身,大声说,“人民政府的牌子下,人民不能拍照,谁能拍?哪个人钉的不许拍照的牌子?立即给我摘下!”

听到这里,冯林又流下了眼泪。

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